又是一年50+篇知识点摁头灌!丨论文指难02:喻国明(上)
时间:
2022-08-10 12:30:52 | 来源:雷竞技官网 作者:雷竞技官网入口

  栏目,盘点各位新传学界“大牛”今年的产出,聚焦“深耕者们”最新关注的重点领域和线新传考研er破解论文难关,升华答题思维。

  作为学界的高产代表,喻国明老师一如既往强势输出,截至发稿,喻老师今年公开发表的论文已高达58篇之多(含第二作者)。

  今年喻老师关注的除了算法、人工智能等“老面孔”之外,还包括了虚拟偶像、直播、平台治理等新鲜话题,同时,在传播生态变革进一步深化的大背景下,喻老师还提出了许多关于主流媒体发展、传播学科建设、新媒体视域下用户分析的新视角、新思考。

  本期,我们就喻老师今年发表的这些论文进行梳理,希望可以给大家带来关于技术发展与媒介变迁的新启示。因干货实在太多,特分为两期推送。

  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新闻传播学学科评议组成员、北京市社会科学联合会副主席、中国传媒经济学会会长、中国传播学会副会长、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重大基地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中国传媒发展指数(蓝皮书)》主编、《中国社会舆情年度报告(蓝皮书)》主编等。

  (一)社会的“微粒化”与“媒介化”:新媒介正在以新的连接、新的标准和新的尺度构造“新社会”

  新媒介所提供的新连接作用于“社会构造”的第一个显著效应就是对于传统科层制社会的解构(去组织化),并进而形成所谓“微粒化”社会。

  其发生机制在于,伴随社会传播技术门槛的下降与传播工具的普及,个人作为传播的主体有机会直接成为社会资源的接触者和操控者。新媒介之新连接将原有的以单位(机构)为基本运作主体的社会构造裂解为以个人为基本运作主体的“微粒化”社会,这种社会构造上的改变是一种“核裂变”式的能量释放。

  互联网平台的本质是一个以技术为骨骼、以商业为灵魂的开放、多元、普适的基础性服务的网络平台,其共同的价值逻辑是:通过某种基础性的功能服务(如:搜索、社交、交换等)形成与人、信息(知识)、物(商品和服务)的规模连接,并尽可能地开放连接,形成他们之间的关联与互动,以极大地提升其平台的价值属性并满足其用户的多样性需求,以此作为进一步迭代的基础,形成平台内容和服务的扩容与升级,最终造成用户的海量沉淀与习惯性依赖,这就是互联网平台的一般价值逻辑。

  (三)新传播逻辑对于“以人为本”的回归:人的尺度、人的需求、人的发展、人的实践半径的扩张成为未来传播发展的核心逻辑

  “以人为本”,既是未来传播的核心逻辑,也是判别传播领域未来发展是否有价值、能否健康可持续的价值准则。

  首先,要看未来发展中所创新出来的传播技术和传播形态以及传播规则,对于人的社会连接的丰富性有没有改善,对于人和人之间信息的流动性有没有提升。

  其次,要看这种传播技术、传播形态或传播政策是否能够扩大人的社会行动的自由度。

  最后,还要看创新的传播技术或传播形态能否化繁为简,是否能够有效提升人对于日益纷繁复杂的社会发展现实具有更好的控制感。

  所谓媒介化指的是由于互联网的功能与价值创造是以“连接与再连接”的方式构造起来的,因此,传播的连接机制便成为社会发展中最为关键的因素,社会方方面面和各行各业发生了按照传播逻辑重组的全新变化。媒介化过程就是用媒体的逻辑、机制、传播模式,对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进行深刻改造的一个过程——新政务、新商业、新教育、新服务等等由此以凤凰涅槃的方式重生。

  今天光靠内容,光靠行政性的逻辑,未必能够建立起一个行之有效的媒体融合平台,媒体融合的平台建设需要有更多资源、特别是商业资源、服务资源的协同和加入。媒体融合的主流不是自己跟自己融合,自己的脚跟自己的手融合,而是应该跟外界的互补资源去进行融合。

  (三)未来发展中最为丰厚的市场资源来自于微资源、微力量、微价值、微内容和微创新

  过去大工业时代的规模化、标准化的生产方式、营销方式已成为过去,今天线上所开辟的传播市场空间更多的是来自于从未被满足的和有效开发的分众化、个性化的“微市场”。而互联网时代,尤其是智能化时代最为丰厚的市场资源来自于微资源、微力量、微价值、微内容和微创新,这是一个具有巨大发展前景的市场蓝海。在微资源的连接过程中,产业的核心逻辑应该从过去普适的、强调纵向深度价值的工作模式,转型为服务于社会整合与行业整合的横向连接价值的工作模式。实现圈层和圈层之间的连接,微资源和微资源的整合。

  风险社会中,社会共识愈发难以达成。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自信任化与自组织化特征为社会共识的构建提供了新的路径。主流媒体由于其自身承担着设置议题、引导舆论的职责,因而需要在凝聚社会共识的过程中发挥主导作用。

  在突发情况下,主流媒体需激发个体基本道德,使用公域流量进行区块链代币直接激励个体,以凝聚社会共识;在日常情况下,主流媒体需以理性基膜构建场景区隔,使用私域流量构建民主协商的联盟区块链,以达到构建基本社会议题的共识。

  媒体融合是传媒发展历史上的一个巨大创新,传播生态的全新构造形成了平台与价值传播之间的分工与合作。网络平台是一个以技术为骨骼、以商业为灵魂的开放、多元、普适的基础服务平台,而主流媒体作为一种价值媒体的本质无论在过去、现在还是未来始终没有变。因此,以成为互联网平台为转型目标,既在其内在品性上极不合适,也在实践操作上无法实现。

  新型主流媒体的价值呈现和功能实现的范式需要脱胎换骨式的转型:首先,其价值担当由直接为社会生产内容的ToC模式转为ToB模式,即从一线的内容生产者的位置上退后一步,转型为为内容生产提供支持与价值服务、指导的二线角色占位的新型社会整合者;其次,牢牢做实新型主流媒体影响力发挥的价值基础——赢得人心红利。

  其实现路径主要有二:一是通过内容服务实现关系资源的整合,掌握圈层和营造粉丝;二是借鉴小程序模式实现基于场景的价值引领。

  社会的“媒介化”发展是未来社会发展中一个现象级的主流趋势,它意味着整个社会开始用传播的机制、法则和模式来进行自身业态和架构的重建。因此,传播起到了穿针引线的激活者、设计者、整合者和推动者的作用,促使其在整合与匹配中形成功能、形成价值,构造出新的关系结构和利益分配的模式,这是时代发展赋予未来媒体发展的巨大机遇。把内容作为社会“媒介化”的载体去激活关系、组织圈层,这是未来主流媒体的核心价值逻辑。

  置身于复杂传播系统中,拥有个人传播权力的用户,是新型受众,同时也需要新的审视视角。

  从媒介研究的角度上看,互联网作为一种新的权力来源,它对于个体与自组织群体的激活,更多地为社会中的“相对无权者”进行赋权,使权力和垄断资源从国家行为体向非国家行为体转移。在媒介消费层面,依托于移动互联网技术和社交媒体建立起来的关系网络,个体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高权利认知时代。其形式表现为:个体不再是媒介消费的终端,而在个人消费的同时,成为产销者、拥有自门户,担当互释人。

  受众权利的空前提高并不等于个体对个人传播系统的全面掌控,网络新媒体用户在获得极高赋权的同时也存在着众多被动与不自治。受众挑选信息的基础是被媒介选择和把关了的内容,受众的所谓自治只是在于按自由时间安排接收、互动和评价。所谓受众的空前自由,只是在消费信息的方式上,如何接受信息也进一步决定了,将看到什么样的信息。

  个人框架正在越来越发挥重要的作用。由于社交媒介的无处不在以及通过社交媒介消费新闻和资讯的普遍性,消费者之间的关系网正在与信息传播网络镶嵌在一起。以关系为渠道以多元共同体为特征的社交传播时代正在到来,其表象在于,任何微小的兴趣、事件、话题,都可以集结成为稳定的或者临时的共同体,“人以群分”的基础范围以及集结速度都是空前的。

  “流动的受众”可以理解为,不断切换多元身份的用户,在不同的终端上以ID为核心游走在海量信息中,通过调整信源和社群身份不断消费信息,并逐渐寻求其中的秩序。具体展开有以下三种特点:

  一是主体身份上的流动——受众的“永久在线”的链接“解放”,即便是在不断移动中,人们也可以保持联络;二是时间与空间上流动——移动互联时代受众不仅仅在时间和空间上掌握主动权,更在多屏终端上自由流动和啮合消费;三是关系上的流动——衣帽间式的共同体,因事件而短时间聚集起来、缺乏身份认同、感情投入脆弱。

  媒介是连接人的全部社会关系的纽带,而媒介迭代之“新”就意味着为这个纽带的连接提供了新的尺度、新的内容和新的范式。从“场景时代”到“元宇宙”再到“心世界”:媒介进化的本质就是帮助人们不断打破既有的限制,将“人体的延伸”的自由度不断沿着“向外”和“向内”两个方向突破。

  在这个永远在线的社会里,场景时代的大门已经开启,未来的每一个人、每个产业以至于每一种社会的存在形式都会受到场景时代的深刻影响与改变——以场景服务和场景分享为人的社会连接的基本范式,可以实现人的具身以“在场”的方式参与到“任意”的现实实践中。

  元宇宙是一个虚拟与现实高度互通、且由闭环经济体构造的开源平台。它被认为是互联网进化的未来。元宇宙作为一种未来媒介的形式,它突破了人类社会实践现实空间的“亘古不变”的限制,可以有选择性地自由进入不受现实因素限制的虚拟空间;当人的感官全方位地实现线上化时,元宇宙将实现人类在虚拟世界中感官的全方位“连接”。

  人体及人的心智本身也是一个大宇宙,对它的选择性“重组”“再造”会成为未来媒介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方向。在现实世界中积累知识、技术和想象力,在构造起元宇宙的同时,也会反作用于人的心智世界,促进它的构造的变化乃至革命。